快捷搜索:

是为了偿还其他贷款

  这是“假精致”的群体画像:小家电,非名牌不用;赏樱花,非日本不“刷”;吃面包,非“全麦”不碰;选服装,非“设计款”不穿……随着物质条件的改善,民众对精致生活的追求渐趋热切。然而,当下一些年轻人超越自身实际,过度追逐所谓“品质生活”掩盖下的预消费、高消费,无孔不入的“精致”透支钱包,掏空身心,侵蚀灵魂。

  年轻人的“假精致”或许并不是个伪命题。不妨看看下面这些数据,有消费调查显示,我国90后在借贷市场中占比高达49.31%,位居亚洲同龄人首位。而其中有28.57%的人使用消费贷款,是为了偿还其他贷款。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大学生借贷”,就有50多万条最新消息,几乎每两三天就有媒体爆出一则大学生深陷借贷“旋涡”导致涉黑、失足的。这些面上的数字,足以叫人感喟良多。

  追求精致生活当然无可厚非,努力奋斗就是为了先把小日子过好。法国哲学家让·鲍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一书中指出,我们通过消费购买物品不只是“当作工具来使用”,亦是“当作舒适和优越等要素来耍弄”。因此社交软件上那些目眩神迷的物质生活场景,不仅是商品与服务本身,还代表着“我有消费它的能力”式的炫耀。当然,谁也不会看穿这个大牌包包或者这顿高级午餐攒了多久的钱抑或分期了多少次信用消费。不过,如果精致生活是靠信贷或破产来支撑,这样的“假精致”迟早会成为黑色无底洞,不仅吞噬年轻人的经济信用,更会给社会生活带来无穷隐患。

  二是消费主义正盛行。作为拉动国民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消费的作用毋庸置疑。不过,咖啡店引发“全武行”的一个杯子、服装店引发争抢骚乱的一件联名T恤衫,寄寓其间的消费主义,显然早已超越经济学的消费概念,而成为社会文化的一种思潮。消费主义文化兴起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对物品的绝对占有和追求享乐主义为特征,以消费为目的、为消费而消费,主张追求消费的炫耀性、奢侈性和新奇性,追求无节制的物质享受、消遣与享乐主义。这些年来,在商业消费文化的鼓吹与怂恿之下,在新媒体和自媒体无节操的呱噪与推动之下,纸醉金迷的消费主义正在消解经济适用的简朴主义。过度消费主义之下的美国次贷危机、日本“消失的20年”,殷鉴不远,尤须警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